这是一篇骂“港独”最解气、最有文化的文章!

2017-09-13 12:17:08  来源:凤凰网

讲真,这是骂“港独”最解气、最有文化的文章了!

“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不要一笔抹杀、全盘否定自己的文化。做人要从历史里探求本源,要在时代的变迁中肩负起维护中国历史文化的责任。”

香港中文大学最近发生了什么,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因为一名内地女孩怒撕“港独”标语,大家都知道了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民主墙”上,“香港独立”是可以公开张贴的,祖国是可以随意被抛弃的。

还有,在受到内地学生质疑后,该校学生会前会长周竖峰大骂“支那人滚回中国去!”的视频传遍网络,

让人见识了什么叫“一丑成名”。

但事发后,周竖峰不仅宣称自己辱骂蛮夷为“支那人”无错,还在“脸书”上引用中大新亚书院创办人钱穆和唐君毅等先贤的言论为自己辩解,声称要继承先师意志,“立命文化抗共”。

如此出格的言论激怒了中大新亚书院院方,新亚书院院长黄乃正9日书院“脸书”账号上发文对周竖峰言行予以严厉谴责,全文如下:

致本院师生、校友和关怀本院的社会人士

敬启者:

最近本院学生、中大前学生会会长周竖峰与几位内地生在大学本部文化广场发生口角,据现场录像片段显示,周同学以粗言秽语辱骂内地同学和以不当语言侮辱国人,行为粗暴恶劣,本人深表遗憾,并予以严厉谴责。

周同学其后在Facebook上,引用新亚先贤钱穆和唐君毅的言论以开脱罪责,实为引喻失义,令人慨叹不已!周同学的言行,违背了钱唐两位先贤的教诲,而不知悔改,本人深感痛心。

钱先生一向提倡中国传统文化,重视“礼乐人生”,他认为“不学礼,无以立”,假如一个人不学礼,胡乱非为,又如何立足于社会。1986年,钱先生在台北素书楼上最后一课,他最后的赠言是:“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不要一笔抹杀、全盘否定自己的文化。做人要从历史里探求本源,要在时代的变迁中肩负起维护中国历史文化的责任。”

唐先生在《与青年谈中国文化》一文中,说到:“人有礼,能自己谦让以尊敬他人。所以能尊敬父母,尊敬师长,尊敬圣贤豪杰,尊敬一切对人类文化有贡献的人;以至尊敬一切我以外之人,我以前之古人,我以后之后生、来者。”

钱唐两位先贤在中国文化花果飘零的年代,避居香港,创立新亚书院,传承中华文化,育才无数、著作不辍,备受海内外士林推崇。钱唐两位先生如仍在生,对周同学的表现也会深感痛心。

目前本院和大学学生纪律委员会正对此事进行调查,必定会对事件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盼望周同学能深切反省己过,不忘前人的教诲。谨此公告。

新亚书院院长黄乃正谨启

讲真,这是环环(ID:huanqiu-com) 见过骂“港独”最解气、最有文化的文章了。

但不幸的是,黄院长刊文翌日,新亚书院学生会在“脸书”上回呛黄院长,宣称周竖峰是“情绪失控下一时失言”,反倒是黄院长的谴责信“格式有误,内容失当”。

\

最近时常听周围人说,香港高校学生会被“港独”占据,“没救了”。

环环(ID:huanqiu-com) 当然希望这判断是错的。

稿子写到这,突然想起代表“中国人精神”的李小龙。

如果他老人家仍在世,不知道会不会是这态度

\

番外:

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开篇中有这四句话,写信反驳黄院长的新亚书院学生会诸君应该回家反省,其言行实在是愧对先生。

一、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否则最多只算一有知识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识的国民。)

二、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否则只算知道了一些外国史,不得云对本国史有知识。)

三、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即视本国已往历史为无一点有价值,亦无一处足以使彼满意。) 亦至少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此乃一种浅薄狂妄的进化观。) 而将我们当身种种罪恶与弱点,一切诿卸于古人。(此乃一种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谴。)

四、当信每一国家必待其国民具备上列诸条件者比数渐多,其国家乃再有向前发展之希望。(否则其所改进,等于一个被征服国或次殖民地之改进,对其自身国家不发生关系。换言之,此种改进,无异是一种变相的文化征服,乃其文化自身之萎缩与消灭,并非其文化自身之转变与发皇。)

\

执笔:冬瓜侠、任梅子、高望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