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农村孩子决定中国的未来?

2018-01-05 14:49:15  来源:腾讯网

  文/ 南都记者 吴斌

  本文3205字,阅读完需要11分钟

  “到2020年,中国实现了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目标,再想继续往前走,儿童早期发展将是重要一步,全社会需要这方面给予必要的投入”。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党委书记、新家庭计划科学育儿专家组组长蔡建华近日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其中对农村儿童早期发展的投入更是关键一步。

  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及要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精准施策,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去年9月,美国斯坦福大学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Scott Rozelle)的一场公开演讲让“儿童早期发展”的概念变得不再陌生。但是,针对0-3岁婴幼儿的早期发展体系如何来设计,儿童早期发展和早教是否等同,这些问题都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蔡建华认为,目前国内外有关0-3岁婴幼儿的各项研究已经取得很大进展,政府层面推进儿童早期发展在国内,特别是贫困地区落地的时机已经成熟。他建议,如果我们能够将0.1%的GDP,也就是一年700亿元左右投入在儿童早期发展上,未来中国的人口和劳动力素质就有望取得明显的提升。

  为什么儿童早期发展早教?

  南都:为什么儿童早期发展不能等同于早教?到底什么是儿童早期发展?

  蔡建华:儿童早期发展或者婴幼儿早期发展(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ECD),用的是发展的概念,而不是教育的概念。儿童早期发展说的是在0-3岁,这个孩子发育的关键阶段给予综合有利的环境,让其能够得到充分发展,其中包括了物质基础的营养,也包括了儿童的认知、语言、运动、社会情感等方方面面的适当刺激干预。ECD不是让孩子早点识字那么简单,这不是我们追求的最重要的目标,我们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都有良好的人格。中国政府在儿童早期发展方面,已经有了不少投入,如在儿童免疫接种方面,在儿童定期体检方面,政府是有规划、有投入的,我们现在要呼吁在全面发展方面有更多的投入。

  南都:那么在完善ECD方面,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工作?

  蔡建华:我们发现农村家庭在孩子的养育中,看护人给予的刺激干预是不够的,很少有农村家长给孩子买书买玩具,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做游戏,实际上真正的陪伴都很少。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很多机构在中国都做了很多尝试性的工作。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也做了好几轮的研究,实际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也在REAP的平台上参与研究合作。我们先是在陕西秦巴山区培训了计生干部成为农村养育师,每周一次他们登门入户,去0-3岁孩子家庭与看护人一起陪孩子玩玩具,做游戏,读绘本,并把玩具图书包留在孩子的家里供看护人和孩子使用,通过这种方式干预家长的养育行为。后来,我们又分别在村一级和乡镇一级建立专门机构化的养育中心,想试试扩大干预的覆盖面。

  这些研究都是非常严谨的随机对照试验。我们发现养育师一个月如果入户三次或三次以上,孩子的智力发育就可以达到正常水平。

  南都:儿童早期发展是只针对农村孩子吗?

  蔡建华:也包括城市里的孩子,城里的爸爸妈妈可能会更多给孩子买小玩具,但如果说到孩子感觉统合能力(触觉、前庭觉和本体觉等从环境中获得信息输入大脑,大脑再对其信息进行加工处理,包括:解释、比较、增强、抑制、联系、统一的适应性反应的能力),家庭往往缺乏这样的环境,但如果社区有一些儿童早期发展的中心,对孩子发展将有很大帮助。

  我觉得未来在中国,儿童早期发展应该像免疫接种和定期体检那样,成为一种公益普惠的服务,在儿童早期发展上的投入的回报率实际上是很高的。我们最近正在和北京市计生协会合作,在城市进行儿童早期发展社区中心的试点研究。

  儿童早期发展并不只是一个家庭的事情

  南都:很多人觉得0-3岁孩子养育是每个家庭中父母自己的事情?

  蔡建华: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迎来了婴儿潮,整个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参与其中。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意识到,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对美国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要改变处于贫困当中的那些孩子的发展轨迹,所以就发起了开端计划(Head Start)。我觉得对中国而言,未来也是这样一个趋势, 家里条件好可以去享受更高端的商业服务,但总体上政府对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提供这样的服务。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都必须要关注的。

  南都:在中国贫困的农村地区,这种干预更急迫,留守儿童需要政府来兜底?

  蔡建华:我不用兜底这个词,政府应该从基本公共服务的角度来考虑。今天中国制造企业流水线上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农村孩子,20年以后这个事情或许还会继续。中国未来发展水平要提高,我觉得农村的孩子我们必须得关注。REAP的研究项目我们从贫困地区开始做,从弱势群体开始做。包括城市里边,可能今后越来越多流动人口都是带着孩子一起来流动的,为他们创造一些条件。或者说城市里边还是有一些低收入家庭的,我们给他们创造一些环境。我们是在一步一步探索。

  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党委书记、新家庭计划科学育儿专家组组长蔡建华

  南都:作为卫生计生系统的专家,你是怎么关注到这项工作的?

  蔡建华:我们的关注点在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正经历转型,从过去强调控制人口转变为提高人口素质。从中国经济发展整个轨迹来看,未来的中国要靠我们自己,要靠我们有高素质的孩子,有创新能力的孩子,未来整个国家,要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也好,或者长期维持在高收入国家行列也好,儿童早期发展很关键。一个孩子长大就要20年,成为一个真正劳动力就要20年,我觉得我们必须得有一点眼光,要看得远一点。

  建议将0.1%GDP用于儿童早期发展

  南都:接下去研究还会继续吗?

  蔡建华:除了陕西秦巴山区的研究项目,我们在另一条线上还想“赌一把”,我们在云南沾益县和河北涞水县也在做同步的村计生干部入户干预研究,在这两个地方我们想试试看,如果一个月两次入户干预,也就是平均14天左右一次的话,是否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如果成功,这样的话可以进一步降低成本。这些评估都是REAP团队来完成的。从中期评估来看,孩子的认知和运动能力有比较明显的提升,但是语言和社会情感能力上的作用还不够。我们打算在亲子阅读上有更多的内容设计,加强这方面的影响。

  南都:研究结果也证实干预是有效,是不是应该呼吁政府加大投入了?

  蔡建华:前期做一些这样的研究,我们实际上也是希望寻找到最合理的解决方案,我们看到了效果,但也要想办法让成本可控。这样,未来儿童早期发展工作转变为政府支持项目的话,我们心里面就更加有底。

  南都:在儿童早期发展,政府应该如何来投入?

  蔡建华:OECD国家对0-6岁儿童早期发展和家庭发展的支持的投入,平均占到GDP的2.34%,有些国家更高。中国也应该考虑这个事情了。目前全国在教育上的投入已经超过了GDP的4%,我们呼吁,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如果能够给予0.1%的GDP投入,用于儿童早期发展,大约一年700个亿,中国的发展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面貌。2017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经费是人均50元,要用于很多的项目,包括免疫接种、慢性病管理等等,如果把儿童早期发展算在公共卫生服务项目里面,可能并没有太多经费支持。儿童早期发展还是要提供有质量的服务,我们也要保障儿童养育师人才队伍能够稳定地发展。

  南都:养育师队伍的现状是怎么样的?

  蔡建华:人社部已经在2015年版的国家职业分类大典中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国家职业——婴幼儿发展引导员,养育师是通俗叫法。专家讨论时一致认为,针对孩子的养育指导服务,应该是有规范、有标准的服务。我们正在制定国家职业的标准,一起合作推进。

  南都:家长其实很需要这样的培训?

  蔡建华:我们现在也已经完成了一个科学育儿的家庭读本,想免费发放给所有城里的、农村的父母。城市里的一些父母太焦虑,应该是顺着儿童发展的规律来走,我最担心的事就是大家太着急。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