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蔓:真爱梦想的超级劝募人

2016-11-18 11:48:15  来源:中国慈善家 张枭

\

 

身着一套红色套装、个人风格极为干练的刘蔓坐在餐桌前侃侃而谈。她的对面是俏江南集团一位负责企业社会责任的高管,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认真倾听。

 

这位中金公司领导口中的“销售奇才”,今天谈的不是金融产品,而是一家叫做真爱梦想的公益基金会。

 

来自俏江南的倾听者问:“我们该如何支持真爱梦想呢?”

 

刘蔓以投资银行家给客户介绍金融产品般的熟练程度,条理分明地向对方抛出了六种合作模式。

 

这样的公益劝募,刘蔓几乎每天都在进行。这一天是6月8日,是她从深圳出差北京的最后一天,也是她最清闲的一天,可她仍然在登上飞机前进行了三拨会见,全都与公益有关:与俏江南高管的早餐会;与一位公益合作伙伴的午餐会,探讨合作计划;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中间抓住机会向《中国慈善家》记者提出,希望代为向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推荐真爱梦想,实现公益合作。

 

在金融行业,刘蔓的身份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公司”)销售交易部董事总经理,是一位在金融圈中颇有口碑的女强人。在公益界,她是上海真爱梦想公益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真爱梦想”)发起人、理事、发展委员会主席,是筹款主要负责人。她与同是金融界资深人士的潘江雪、吴冲等人共同发起成立的真爱梦想,以创新的公益操作理念赢得广泛声誉。刘蔓在工作时段为中金公司创造效益,而在90%的业余时间里,她则是一位公益战士,不遗余力地推广真爱梦想的使命和理念,为真爱梦想找钱。

 

近五年来,金融业遇冷,慈善业过冬,而真爱梦想的募款和拓展均逆势增长,五年中累积筹款过亿元。在这些资金的支持下,真爱梦想共建设了近1000个“梦想中心”多媒体教室,覆盖30个省级区域,服务约100万名学生。

 

这其中,筹款人刘蔓起到了关键作用。

 

一个有能量的人

 

出生于湖北黄石的刘蔓有着中部人的热情,同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充沛的精力和过人的意志。她9岁即游泳横渡长江,多年保持着每天跑步1万米的纪录,有一次打网球时脚跟腱断裂—一种只有专业运动员才会出现的伤情。

 

这些特质体现到公益事业上,便是超常的能量发挥。真爱梦想理事长潘江雪告诉《中国慈善家》,“刘蔓非常有能量,能影响很多人。她对别人的影响力要大过我。”

 

驱动这个能量体的,是一种追求完美的冲动。这一点在她的金融从业生涯中,也有着鲜明的体现。

 

2001年进入中金公司前,刘蔓是某集团的副总裁,但她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到中国最顶尖的金融机构工作。

 

中金公司要求的专业知识,当时的刘蔓却所知甚少。她告诉中金公司当时的英国人CEO:“我是一张白纸,但可以画最好的图画。对我,这是一个新行业,但只要我能参与,必将有所作为。因为中金公司也许不乏专家、专业人士,但或许缺少能够与人沟通、传递专业信息、推介优秀产品的人。”

 

就凭这番表白,她获得了中金公司的一个基层职位。

 

从最基层做起的刘蔓,连续两三年中一天也没休息过,凭着一股疯狂的劲头,她不仅销售业绩一路飙升,也把自己打造成了“专业人士”。从最基层岗位上,她迅速做到了董事总经理职位上。

 

如果没有傲人的业绩做支撑,很难想象,她还有机会如此深入地参与到真爱梦想的事业中来。

 

事实上,在刘蔓刚参与真爱梦想的时候,她在中金公司的领导并非没有过担忧,也曾很严肃地对她指出,她的“主业”已经变了—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推介基金会和为基金会“找钱”上。

 

但这种忧虑最终化解,甚至演变成轻松的谈资。就在真爱梦想成立的第二个月,上证指数创出6124点高峰后,开始暴跌。后来有人问,中金的客户为何这一轮亏损很小?领导半开玩笑地说:刘蔓一直在“忽悠”他们卖掉股票,把钱捐给真爱梦想。

 

大病过后的公益热情

 

对于公益,早在1995年,刘蔓就在参与。在看到一些贫困地区孩子的生活后,刘蔓就开始给希望工程捐款,1998年起,她开始资助家乡湖北黄石的一些孩子念高中、读大学。

 

刘蔓真正大规模地从事公益活动,是从加入真爱梦想开始的。2007年下半年,她在深圳偶遇金融界多年的好朋友潘江雪、吴冲。当时潘江雪、吴冲各自辞去金融公司的高级职务,决心通过公益的方式来“推动中国素质教育的进步”。遇见刘蔓时,他们刚刚考察完四川阿坝州藏区的一些学校回来,形成了一套公益运作思路:利用互联网为学校搭建统一的多媒体教室(后取名“梦想中心”),通过系统培训老师、提供相关课程,来改革学生的上课模式和学习内容。以一个教室为支点,批量辐射几十甚至上百个乡村孩子,让他们接受与发达地区学生一样的先进教育。这就是后来的真爱梦想的基本运营模式。

 

他们之所以想这样做,是有感于此前教育领域的公益机构运作理念过于原始。他们希望将自己在金融领域的创新方法运用到公益上,打造具有现代气息的公益机构,提升效率,从而对他们的受助群体—中国的下一代—带来更根本性的改变。

 

这一富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公益创新尝试,深深打动了同为金融界资深人士、也在资助贫困孩子读书的刘蔓。她成为后来的真爱梦想的五位发起理事之一,并担任发展委员会主席。而潘江雪和吴冲分别担任真爱梦想的理事长和秘书长。

 

基金会还未成立,考验就已来临。就在真爱梦想寻求国内注册的过程中,汶川地震发生。地震发生第二天,吴冲、潘江雪就发起了捐赠号召。刘蔓负责在深圳筹款,由于机构账号里的款项用于采购需要过程,为了抓紧时间进行救援,刘蔓大胆地以个人信誉作担保注册了专门的捐赠账号,以个人身份接收捐款,并每天通过完全公开的信息披露来告知捐赠人善款去向。

 

在地震发生的24小时内,刘蔓、潘江雪和吴冲等7名核心成员就联合志愿者筹集了60万元善款;28小时内购买了6吨物资发往成都;54小时内,筹款额达到110万元,调集物资超过23吨。最快的一批货物,从筹集到运输只用了3个小时。

 

用商业化的管理方式来运作基金会、在全国首家实行全透明的年报披露制度、努力让慈善资本成为最具效益的资本,这些后来的真爱梦想所表现出的几大突出特质,在汶川地震中得到了“预演”,也见证了这几位金融从业者的全新理念在公益领域所能爆发的能量。他们在汶川地震中的表现也引起了官方关注,很快,真爱梦想的注册申请获得了上海市民政局批复。

 

然而,这一年的考验,对于刘蔓,并没有结束。在中金公司的员工体检中,她被查出患有宫颈癌前病变。这对长期坚持运动、身体素质一流的刘蔓,显得难以置信。她坚持做完抗震救灾的工作后,才于6月18日躺上手术台。

 

在病床上,她再次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必须抓紧时间,趁有生之年,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寄寓着她生命热情、她最想做好的事情,是真爱梦想的公益事业。在她看来,她的前半生是为最有钱的机构和个人服务,而后半生,则想要为有需要的人服务。

 

重获健康后的刘蔓,成了自己口中调侃的“祥林嫂”,包里永远放着随时准备拿出来的公益宣传单,除了不停地向身边人和商业伙伴宣讲慈善理念,“平均下来,每年要做上百场推介会。”

 

本职工作上的事,有助手们帮忙。而任何一个公益会面,她都要尽快亲自前往。如果是在工作时间得到消息,她便会立即追问:“中午可以见吗?晚上可以见吗?周末可以见吗?”

 

甚至连儿子和家里的保姆,她也不放过。在美国读大学的儿子刘亚龙,不仅课余时间跟随妈妈做公益,也将公益事业规划进了毕业后的生活中。“我家星梅(保姆)也跟着我做了五年志愿者,付出很多。”刘蔓笑言。

 

刘蔓的表妹、著名演员陈数,在刘蔓的影响下,也加入到真爱梦想的事业中来,她连续三年为真爱梦想做形象代言。“我表姐对公益事业的全情投入对我有很大影响。我们每次见面,或者通电话,她都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谈真爱梦想。”陈数告诉《中国慈善家》。

 

金融与公益的跨界互动

 

谁都知道,与合作方达成共识,不是容易的事。换言之,钱并不容易拿。“但刘蔓在筹款时,表现出非常强大的气场。”吴冲说,“一般人会觉得不能合作只好作罢,她会说没有资金不要紧,能不能提供一些志愿者?或者还有其他的公益合作方式?”

 

到目前为止,真爱梦想秘书处仅有一名员工在配合刘蔓工作。很多时候,刘蔓都是单枪匹马在战斗。

 

真爱梦想员工杨梅说,每每提及慈善公益事业,刘蔓从眼神到动作,整个人都会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杨梅记得,一次她正与刘蔓在外探讨工作,间隙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发现刘蔓正与邻座的人聊基金会,且已经递上了宣传册。

 

真爱梦想的五位创始理事中,理事长潘江雪和秘书长吴冲是放弃原来金融机构的优渥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公益事业。而刘蔓选择商业、公益兼顾。她也曾萌生过退出金融业、全职做公益的念头。经朋友们劝说,她意识到,事业其实对于自己的公益理想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我在工作上已经驾轻就熟,事业这个平台,无论对我为基金会筹款的职责,还是对基金会的长远发展都是更好的。”

 

刘蔓将她的很多金融客户都变为了真爱梦想的资助者,比如博时基金研究部总经理马越。“大家对真爱梦想的信心,很多首先是从对刘蔓的信赖开始的。之后,大家都把对刘蔓的信赖,扩大到对真爱梦想的信赖,开始支持真爱梦想。”信赖来自哪里?马越解释,“她为人非常阳光、待人热情。你交给她一项业务,她会用120%的力气去完成。”

“我从未将筹款作为难题。”刘蔓告诉《中国慈善家》。

 

一方面,刘蔓对中国公益事业的潜力有理智的衡量:“慈善资本潜力丰厚,但由于缺少值得信托的公益机构,导致对接不畅。只要真爱梦想坚持公开、透明、助人自助,获得捐赠就是水到渠成。”

 

另一方面,她对真爱梦想的价值观充满信心:“我的目的不仅是要筹款,更要传递普世的公益价值。我要找的不是‘财主’,而是志同道合的梦想合伙人。”刘蔓说,“我的工作本身注定了我接触的全是成功的企业家,我觉得他们到了一定的人生阶段,会有回馈社会的诉求。我发现,在工作当中,跟他们就慈善话题交流的时候,很容易达成商业、慈善共识。”

 

经朋友介绍,刘蔓在深圳见到太美创始投资人、CEO胡世辉,本来约谈半小时,结果从下午一直聊到半夜,聊了十几个小时。当过教师的胡被真爱梦想的理念深深打动,因为这与太美帮助更多人实现梦想的理念不谋而合。之后,胡世辉不仅参与了慈善捐助,也在自己经营的得脉商务社交平台上大力推广真爱梦想。

 

价值观契合在人脉圈子里形成的共振式传播,也使刘蔓经常意外获得资金支持。一次,在刘蔓组织的答谢客户的中金公益亲子夏令营活动中,一家外国基金的中国经理戴总带着孩子参加,非常感动,他个人和他所在基金联合向真爱基金捐出4万美元,用于建设“梦想中心”。后来他转到杭州一家投资公司任职。刘蔓出差杭州时,戴总又将她介绍给那家投资公司的基金会领导人。经刘蔓推介,该基金会领导人被真爱梦想深深吸引,最终向真爱梦想捐出100万元。

 

到目前为止,真爱梦想的资金95%来自机构投资者,其中绝大部分来自金融行业。这是一家由金融界人士发起、目前主要面向金融圈子募资、并在金融圈里引起深深共鸣的基金会。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