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会长余俊安和他爱“琢磨”的那些事

2017-02-11 16:59:38  来源:采访

“傻瓜”会长余俊安和他爱琢磨的那些事

 

 

本刊记者:肖金

 

在广州,有一位知名的公益组织广东蓝天心(公益)慈善总会,会长是一个出了名的“傻瓜”。做公益这些年,多次被人“告”,清算他的人发现他这些年因为助人支付超过500多万元的投入,告状的成了他的坚定支持者和追随者。

他因为喜欢帮助人,差点走进军事法庭被判刑,差点被骗倾家荡产,差点被人打死差点父亲与他断绝关系。

11.jpg

他,半夜抓到了前来盗窃小偷,因为可怜对方让警察到放行还送200元;在广州、在中山等地,他现场遇到冒充自己招商的人,起诉后对方的赔偿金全部用到助学和帮助他人;他就是广东蓝天心(公益)慈善总会会长、广州蓝天心义工协会会长、全国钢子善行团广州分会会长余俊安。


“琢磨” 帮助驻地贫困乡亲,余俊安被禁闭差点走上了军事法庭

21世纪初,大学毕业的余俊安被分配到西北某军事基地负责后勤保障,因为部队驻地远离城市,每周部队只能有一两次外出购卖物品的机会,平时官兵们想买个生活用品都不容易,余俊安提出在部队营区闲置的水房办一个小型“军人服务社”,这一建议得到了领导认可,随后在他的带领下成立了这个部队的首个“军人服务社”,人员由一个人变成七八个人的团队。

2.jpg

一次,他外出经过的一个村庄时,发现由于天冷许多老人的手被冻成畸型,这让从小经历过苦难的余俊安心中非常难受。他记得自己曾经在整理部队的后勤库房时发现有许多军用衣被,都是已经过了报废年限,按照规定可以销毁的。多方打听才知道,如果要销毁这些衣物必须逐级上报由基地的司令员签署才能销毁。在他的运作下,很快得到了领导的批准。为了“销毁”这些衣物,他从新兵连拉来一群新兵帮助捡柴,柴堆最上面放上已经霉变的衣物,在夜色下销毁了,为了让上级相信,他还专门借来相机保存了“证据”,随后,他利用每周外出采购物品的机会,将这些军用衣物先后装了11车送到了附近老乡家中。

对此,纯朴的基层官兵都知道这是余俊安学雷锋,但谁也没有想到,因为附近老乡们都是穿着军用衣物,竟然让从北京来的一个工作组发现,他们认为部队有人倒卖军用物品。一调查老百姓都说是部队送的,军务科长把当时副连职后勤仓库负责人的余俊安请到了现场。

3.jpg

随后,余俊安被关到了部队的“禁闭室”(一般军队都设有对违反部队条令条例的官兵进行惩罚的地方),一关就是10多天。工作组准备将余俊安带到北京军事法庭处理时,曾经对余俊安印象不错的基地老司令员得知此事,他以要运用这个负面典型教育部队为由,要求工作组留下余俊安,要详细询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质问余俊安有没有卖钱谋私利,是不是为自己?余俊安老实回答,自己从小太苦,见不得老百姓受罪,连老百姓感谢自己送来的羊和水果都不肯要,绝对不是为了一己私利,看着老人冻伤的畸形的手关节心里很难受,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同时不想让还有用的物资白白销毁了。司令员震惊,对此评言:事很大,但没有损害部队利益,为部队争了光,提升了老百姓对军人的的评价,但违反军纪,禁闭一个月再处理。就这样,可能判刑的事,从轻发落。在离开禁闭室时老司令员还破天荒地接见了他,还将自己家里剩余的衣物交给他,让他送给有需求的老百姓并鼓励他说:“好事要继续做,但要注意方式方法。”


 “琢磨”帮助部队和战友,余俊安差点成了“间谍”却掏得“第一桶金”

其实,司令员对他网开一面还是有原因的。几年前,西北的部队晚上经常放电影,因为部队驻地分散,为了看一场电影,许多连队一晚上要走十几里的路,有时为了拉歌兄弟连队之间产生一些矛盾,无奈官兵们的娱乐条件太有限了——就是打扑克。当时,余俊安联系深圳同学,购买了当时部队第一台录放机,他随后没有挣一分钱,以原价差不多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战友。要知道,当时兰州一台这样的机子要卖到三千元,一石激起千重浪,余俊安能采购到便宜货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仅仅是战士,连许多营、连长都找余俊安购买,当时一位军官的月工资不过四五百元。这期间,余俊安通过深圳同学帮助战友和连队采购了一大批录放机,部队没有配发,然而许多连队自己都有一台录放机播放节目,这让司令员大为恼火,录放机来路不明,是不是国外间谍机构搞来的?基地司令员一句话,余俊安就被关起来,他所在的空军部队为了查清楚,随即送一台样机到兰州军区检查磁带、碟子有没有问题。最后军区的鉴定结果表明都是安全的产品。余俊安结束了这个基地基层官兵只能打扑克、看电影打发时光之举。为此,司令员专门表扬余俊安这个年轻人有思想,有活力,比单位的宣传部门做得都好,没有处分还给他了嘉奖呢!

4.jpg

提起在军营的磨难,他没有埋怨,更多的是自豪和荣光。这一年,他经手卖出的一体机超过200台,每台他仅加了一百元,轻松挣到了2万元,他一部分购置一体机,送给一些连队和战友,另一部分成了他创业的“第一桶金”。这两次经历,每一次都让领导和他自己心惊肉跳,也让他萌发了离开军营的念头。


 “琢磨”有点空余时间,辞去了公务员的余俊安被人们称之为“傻蛋”

在连职转业的当年他被分配了驻地市最好的企业——钢铁公司担任营销部经理,这在当年拥军优属的时代背景下,是非常不错的职位,可是仅仅半年他却放弃了,这个工作占用了他太多的时间,他不能有做公益时间,随后军转背景的他被分配到公安局一个派出所,仅仅一个月他又辞职了,原因很简单,自己没有时间做公益。

认识的人都是认为余俊安是个“傻蛋”,是扶不起来的阿斗,骂他有这么好的工作不干,辞职做公益,真是傻得让人无语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辞职的当月,接到昔日战友的电话,希望他为部队后勤保障提供服务,得益于当时国家后勤保障社会化这一政策。因为他曾经长期在部队后勤部门工作的经历,这一切与他之前为所在部队建立第一个面包生产基地有关。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美国通过现代战争一举打败伊拉克,美军后勤社会化引发我们国家的重视,部队后勤社会化保障提上了议事日程。

5.jpg

余俊安说,其实自己是一个闲不住、爱琢磨事的人。之前在部队负责后勤保障的他发现,在驻地部队吃不了油条,一方面炸油条没有人会,有人尝试过平原地区的方法炸不好油条;二是当地水含碱量大,面跟本“发”不好。当时所在的基地是苏联人留下来的,部队有一个大型面包机,几十年没有人会使用这个机器,就一直闲置在那里。每天余俊安都想着怎么让官兵们吃上油条面包。他清晰记得一次他在驻地市的一个菜市场,问一个退休老人驻地为什么没有面包,老人很生气地对他说:“你这个当兵的,好好在部队呆着!有馒头吃就行了,还想吃面包!”在交流中得知他是管后勤保障的负责人时,老人告诉他,自己从食品厂退休,一辈子没有吃过面包,有同学在兰州专门做面包的。余俊安留下部队联系电话才离开,事后,老人将同学制作面包的方法告诉了余俊安。

在余俊安多次试验下,终于做出了当地第一批面包,当然也把苏联人留下的自动面包机修理好了,原来计时的仪表坏了,他用一个手表代替就运转起来了,其他线路对修理飞机的他来说跟本难不住。从此,让整个部队第一次吃上了自己单位制作的面包和油条。随后,他制作面包经验的技术在整个西北军营被推广应用,为此,他当时成了第一个接受驻地市地方媒体采访报道的军人。

因为从小爱“琢磨”,竟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特招入伍。期中在修理面包机的过程差一点要了余俊安的小命,余俊安说,自己的修理技术还要从小时讲起,从初中开始余俊安就喜欢捣鼓电器类,收音机、许多旧机器都成了他的玩具,那时他捡到什么就捣鼓什么,一次一台废旧收音机经他手里捣鼓竟然能响了,还卖出十元钱呢。他才发现原来捣鼓能挣钱,从此,他爱上了捣鼓电器!后来考取军校也与此有关。当时,在湖北孝感读书的他竟然以理论笔试第一名被西北某院校录取,要知道他是部队培养的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军民两用专业技术人才,因为人才紧缺,这一年部队委托地方院校专门招收一批飞机发动机电路修理专业的人才。


助人被打,竟有这种事?——余俊安差点被“黑恶势力”的当地人打死

离开部队的余俊安,才开始真正为部队服务。许多人说余俊安离开部队没有挣到钱,离开部队才开始挣钱,其实,人们哪里知道,与部队有很深感情的余俊安一直以最低价格向部队供应所有的物资,同时先后在酒泉、张掖、嘉峪关、敦煌等多个地市建立了自己的超市,随后,他成了娃哈哈、健力宝等多个副食品品牌的总代理商。赚来的钱,一部分用作生活开支,一部分用于扩大经营,更多的一部分用在公益上。当时连嘉峪关市的张某市长都是他团队的志愿者。

6.jpg

西北内地环境相对封闭,有一次为家庭贫困的西北回民运送物资,经过一段车辆无法通过的艰险道路上,大伙只得肩扛背挑行走,经过一个回民村庄时,一个有当地有黑社会背景的人拦住他们必须把物品留下,还说救助别人也是救,必须先救自己村子,自己村子也物资匮乏,余俊安一行没有同意。当晚,对方集结几十人带棍棒和砍刀追到他们住宿的朋友家,第一次看着人们举着火把、砍刀和棍棒,余俊安感觉好玩热闹,朋友提醒他说:“你们得罪了当地的黑势力,现在被人家追杀了,赶紧跑吧!”余俊安这才想起帮人途中与当地人吵了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眼看楼下已经被围,余俊安一行人分头跳楼逃跑,两个同伴腿被摔断,余俊安在跳往邻楼时也被摔伤。所幸在联系了刑警队工作的战友帮助才逃出“魔掌”。

帮助别人还被打,竟有这种事?”另一位战友也是好朋友阿斌讥讽他。很快阿斌经历做好事被打的经历。2014年初,余俊安带人到甘肃定西县黑山乡助学,阿斌开车随行,当晚入住前,与当地的乡长书记相遇,乡长书记走后,来了一位当地的县林业局长,这名局长对他们充满了敌意,话里行间充满了各种挑衅,学过一些拳脚功夫的阿斌准备收拾这名局长时,被余俊安制止了,亮出甘肃省团委的公函还是被这名局长伸手撕掉,这让余俊安非常恼火,他指出自己扶贫与林业局没有一毛钱关系时,局长却说他们是违法的,并一个电话叫来一百多人将他们团队几人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对他们抵抗的人下手,将他们的手机没收,还将余俊安和阿斌绑在一起,跟本不与他们讲道理。那一刻阿斌明白了以前余俊安讲的都是真的。

当时西北的夜晚寒风呼啸,附近树林里的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余俊安和团队的志愿者穿得非常单薄,凌晨时分,余俊安冻得实在受不了了,趁看守不备拿回手机拨通了时任甘肃省公安厅某副厅长的电话,天快亮时,定西公安局的警车到了事发现场,他们才被解救出来,这名林业局长被免职。事后,余俊安才知道这名林业局长是当地的“戴头大哥”。


“你这不是帮助人,是在向死里走啊!”父亲要与余俊安断绝关系

余俊安说,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最严重的一次因为帮助维族的贫困失学孩子,被黑社会性质的团队差点打死,是部队的战友和志愿者把他抬到乌鲁木齐空军医院捡回一条命,当时,出院后,父亲要与他断绝关系。父亲的话很简单:“你不是在做公益,是在往死里走……”,要么继续做公益,要么断绝关系。余俊安很清楚,他告诉当时一位接他进医院的熟悉护士大姐:“大姐,我还没有结婚我不能死……”就晕死了过去。

7.jpg

事情发生在2004年底,当时很多参加公益活动的人都退出来了,余俊安父亲每天吃饭时就会送来一张纸,让他签名断绝父子关系的协议书,这让余俊安非常想不通,为什么做好事这么难?当时,他让团队的志愿者,嘉峪关市的张某市长做父亲的工作,都没有成功。这时,他想到了父亲的不易,自己三岁起妈妈去世,父亲没有再娶说明他还是爱自己的,父亲年纪大了,更大的可能是父亲觉得公益之路艰险,怕一不小心自己就葬身公益。怎么才能打动父亲,让父亲同意自己继续公益之路,余俊安想了一个办法,他派人专门联系三个单亲家庭,带父亲去家访一次,并央求父亲陪同去一次,也是自己最一次做公益了,当时是大年二十九。

第一家是一位腿有毛病的单亲妈妈,孩子才七岁,得照顾有病的母亲,一路上,志愿者都不敢与他父亲说话,看着一个六七岁女孩照顾有病的妈妈端屎倒尿,余俊安悄悄瞄一眼父亲,发现父亲的眼圈红了;

第二家是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卧病在床,居住的环境很差,没有儿子照顾,只有志愿者上门服务和帮助,父亲当时还拿出200元捐款呢?

第三家是双残家庭,残疾老人靠捡煤块卖钱,父亲打开他们的饺子馅,发现没有一点肉问孩子:为什么不用肉呢?双残家庭的孩子说:“没有钱买?”父亲发现屋里吊着一点块肉说:“那不是肉?”孩子说:“那是初一敬祖先的!”这时,父亲帮助大家为这一家送米送一些肉。

10.jpg

余俊安回忆,当时父亲从这家出来时,偷偷擦了一下眼睛,他就明白以后父亲不会再阻止自己做公益,自己的这一步棋,走对了!果然第二天,当他和志愿者再回去送物资时,父亲不再明确反对了!后来,父亲还成了团队的志愿者,如今在湖北老家的父亲,有时遇到困难群众都会出手相助,实在没有办法就会给余俊安打一个电话,讲一讲那一家怎么回事,看儿子团队能否帮一把。


“琢磨”做大做强公益,余俊安差点被骗倾家荡产

“一路走来很艰辛,也有许多收获”。余俊安轻描淡写自己的经历,皇天不负苦心人,他连续多年获得甘肃省助学、助孤、助残和单身母亲四大社会救助工程特殊荣誉奖、嘉峪关市单身母亲工程先进个人等荣誉。谈起公益带给自己的收获,余俊安还讲述了一件“意外”,

当时三个姐姐和父亲都在广东,一个偶然的机会余俊安来到广东,在看望亲人的同时,他以1200元的价格购置了一批二手笔记本电脑,带到西北一出手2500元,第一次他带了25IBM、东芝等国外品牌,一出手就转了好几万,这比做超市挣钱快速多了,卖电子产品更挣钱,在朋友的支持下,他决定到沿海发展,挣更多的钱,帮助更多的人。


2008年手机非常赚钱,每台手机都能挣五六百元,朋友带他在深圳华强北转了圈,让余俊安热血沸腾,他将自己的超市全部转让后筹集了500万,开金矿的朋友在出资1500万,基本谈好准备以两千万将深圳的一家手机生产厂拿下。

8.jpg

也许是做公益时的走访调查养成的习惯,在签署合同的前一天。他偶然从一名员工口中得知工厂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天天有供货商到这家手机厂要账。朋友曾经告诉余俊安,手机成本很小,一台可以赚五六百元,赚这么多老板怎么没有钱?正在赚钱的工厂老板为何要卖出,这其中有猫腻?余俊安再一打听,原来老板在澳门赌输上千万,两千万到手老板就会跑路,供货商和员工工资就会成为他们说不清楚的债务。好危险啊,幸好没有签这个合同,余俊安松了一口气,随即将这个计划搁置了。没有做手机生意,感觉无颜见江东父老的余俊安留了下来,到如今做自己的品牌,从简餐到手饰,从房地产到工程。这期间,他带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广州民政局注册成立了蓝天心义工协会,重点助学、助残、助困、助医,志愿者的队伍在不断壮大着,他们的足迹已经从广东走向全国,四川地震灾区、贵州失孤家庭、西北多省的留守儿童以及云贵川,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帮扶的身影。

 

“琢磨”怎么帮助一个个弱势群体,余俊安放弃随女友到国外生活的机会

提起这些,他感觉最对不起的是曾经的女友:“当时我们已经谈婚论娶时,女友已经在加拿大工作了,也在加拿大买了房子。那时我遇到一个急需帮助的孩子,我告诉女友这个孩子帮完就办理移民手续。其实,边帮助这个孩子边在办理出国手续,没想到拖得太久,就这样婚姻无疾而终。”

那个孩子的眼神余俊安永远难以忘记,是直勾勾的,对这个社会充满了敌意和仇恨。那家吃饭和住的地方在一起,房顶是塑料纸,惨不忍睹。他们还请了心理专家帮助这个孩子辅导心理,送米、送油,帮助孩子介绍工作,给救助者自信心,就是他们支撑点,这比给钱给物还管用,给钱只是解决很小一部分,更多的是给他们强大的内心,让他独自去面对这个社会,拥有在这个社会的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9.jpg

走访贫困家庭

看着这个贫困的家庭,使余俊安想到了曾经的过去。他说,不是自己有多高尚,是因为自己的经历敦促他行善,母亲在他三岁时候撒手人寰,是亲朋好友和好心人的帮助才使他们挺过来。他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自己家的房子被暴雨淋塌,当时因为怕雷声他用被子捂着头,幸运的是他们姐弟四人无一受伤,四面的围墙竟然一致倒向外面,当地有关部门研究很久仍是百思不得其解,连国外的专家都来研究过还是无功而返。他一直坚信是善良在庇佑他们,是淳朴的邻居在帮助他们。

“我们的物质越来越丰富,给人幸福的东西越来越少,人们习惯将人脉圈与利益圈捆绑在一起,如果没有一两个让自己充分享受的兴趣,就无法拥有纯粹而不带功利色彩的社交圈。所以,我选择把公益做下去,这是我们自己的使命和追求,比起追求金钱,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余俊安如是说。

已经是蓝天心公益协会总会会长,兼任广州益创餐饮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的余俊安更是公益创投发起公益项目“米滋滋健康简餐”发起人,如今在广州已经开办多家。蓝天心公益慈善在广州、肇庆、韶关等地开办了分支机构,余俊安还兼任钢子善行团广州分会会长,创投的许多项目让参与者受益,受益的参与者如今是他协会最大的支持者和爱心奉献者。余俊安说从团队合作中获得成就感,通过工作来让自己成长,就会不断发现新的挑战,使得工作意趣盎然,对未来充满信心。

他打破常规,在中国开拓全新的公益模式,努力创新公益系统化道路,形成公益资源共享,将公益团队发展成公益战略合作团队,并与企业互动,企业支持公益,公益团队服务企业,帮助企业有效资源对接,形成双赢的互动关系,打造一条新型公益系统性战略部署,实现中国梦,蓝天心公益梦。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