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养老:现状与出路

2014-11-10 16:31:48  来源:社会与公益杂志

在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的大背景下,加之我国实施了30余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形成的“4—2—1模式家庭越来越多,使得越来越多的老人需要进入社会养老机构养老,机构养老已成为解决养老问题的一大趋势。但令人尴尬的是,相对于社会需求,机构养老从资源总量到结构层次都存在问题,需要多管齐下、多方努力去解决。

机构养老:现状与出路

/本刊记者  时诚

独子养老时代来临“421”家庭遭遇养老困境.jpg 

独子养老时代来临“421”家庭遭遇养老困境

机构养老,顾名思义,应该是指在缴纳一定费用的前提下,老年人入住专门的养老机构并获得饮食起居方面的护理照料等服务的一种养老模式。

随着人口老龄化形势的日趋严峻、社会观念开放程度的提高以及人们养老观念的转变,“走出去”的机构养老模式已被越来越多的老人及其子女所接受,也切实成为他们老有所养的需求。

然而,现实的状况是:机构养老,并非那么容易。

现状:想说爱你不容易

“进养老院,比上大学还难!”这是一些老人无奈而辛酸的戏称。在这戏称的背后,是养老机构资源总量的严重不足。据统计,目前我国各类养老机构的床位为315万张,占老人总数比例仅为1.77%,而发达国家养老床位数约为老年人口总数的5%。

目前我国的机构养老,主要以公办为主,民办为辅。很多老人在退休之后选择去养老院生活,其中相当一部分首先选择的也是公办养老院。在老年人的观念中,国家办的养老院正规,而且价格相比民办养老院较为低廉。但经过咨询才发现,根本排不上队。通常院内的老人房间会根据单间与合间以及阴面与阳面的不同而价格不同,早先家属来了还可以挑挑,但现在根本不可能,只要有房间,无论房型和朝向,全是抢手货。“去公办院得排队,床位太紧张,一排就排到后年去了。”笔者一位70多岁的邻居感叹道。这种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让很多老年人望而却步。

公办养老机构往往“一床难求”,而民办养老机构,要么价格过高,要么条件有限,场所设施简陋,不能满足服务需求,从而导致大量资源闲置。

据5月6日的华西都市报报道,成都民办养老服务机构大部分床位的入住率都不足50%。笔者采访过深圳一间民办养老机构,其软硬件配套在国内都可堪称一流,每月收费也只比一般的公立养老机构多出几百元,但开业半年入住率还不到10%。究其原因,公办养老机构因具有“政府背景”而被认为“配套设施齐全、医疗服务水平较高”,所以床位供不应求。而民营养老机构,则常被想象成为“只为赚钱”的盈利机构,难以获得老人及其子女的信任。

对于公办养老院来说,民办养老院体制更加灵活,激励制度更加明确,在服务和基础设施上更具优势,大多数面对的是高素质人群,保健、娱乐、生活设施比较齐全,甚至每个老人有单独的房间、有专门的医护人员负责老人的身体健康。但是这种机构却有个致命的问题——收费昂贵。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2014年5月4日报道,苏州某老年公寓月租最低9800元,还要再收30万的医疗金。价格高、设施好,却乏人问津,其工作人员称入住率仅20%——30%左右。

一方面是养老资源严重短缺,另一方面是畸高价位让人望而却步。结构性矛盾加剧了供需矛盾,对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对此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政府公立的等不起,市场高端的少人去,普通民营的设施差。一边是一个床位要等多少年,另一边是养老院空置率高达七八成、八九成。夸张的数字背后,反映的是养老市场资源配置的畸形,是养老机构提供的服务产品与需求之间的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如何改变目前这种状况?

a32ce50ccedfe9b845edade1ba51ac46.jpg

出路:还须多方齐努力

当前我国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仍处于起步阶段,与我国养老的需求还很不适应,机构养老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亟需政府、社会、养老机构多方共同努力。

不少专家认为,我国机构养老未来应走“民资为主、政府托底”的路子。

西北大学中国老龄事业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养民认为,政府兴建的公办养老机构需更多发挥“托底”功能,以收养“三无”、“五保”、低收入和失能老年人等民营养老机构不愿收养的老人为主,力争让这些老人能安度晚年。(来源:新华网2012年03月23日《目前我国机构养老存在多重“短板”》)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也认为,公立养老机构和民办养老机构职能应有所区分,前者主要起到保底作用,保证三无、低收入老人在需要的时候有地方可住,民办机构则主要面向市场上的各种需求,“一些条件好的老人希望住更好的养老院,也就催生了这方面的市场。”(来源:2013年10月14日京华时报A06-A07版《北京机构养老服务现状:或等待百年,或月花数万》)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于长江则认为,本质仍然要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他说,官方支持的应该是保底的部分,放开市场准入,通过大量供给,解决养老问题。社会办养老机构在面临不少难题的同时却有着更高的运营效率,因此,政府应努力清除阻碍非公有资本参与营利性老年服务机构的体制性障碍,以市场为导向,建立公平竞争机制,让非公有制养老机构和公有制养老机构共同竞争发展。(来源:中国广播网2014年5月4日《养老机构怪现状》)

全国老龄委办公室副主任阎青春认为,在养老方面,政府要出资,而且要出大头,招标社会力量、社会组织来运营。但公建民营不能成为政府甩包袱、机构增收的工具,要真正做实这一方式,引入的民间机构需要充分发挥服务技术优势,政府则要履行监督职能,这样才能把有限的资源用在更多需要帮助的老人身上。(来源:中国社会报2014年9月15日《养老机构公建民营:契机与隐忧》)

养老机构本应是社会的福利机构,是一种公益性单位,它的宗旨和目的就是照顾和赡养生活无依靠的老人。王喜太等学者认为,可通过政府出资建设一批功能齐全、经济适用的普惠型公办养老机构,扩大“托底”容量,并通过公开招投标等市场手段,将这些普惠型养老机构交付于符合一定条件、具备一定资质的民营企业或个人经营,最大限度地扩大官建民营养老机构的普惠覆盖面,可在东、中、西部各地规划建设若干家养老机构作为示范,充分发挥机构的示范、指导、服务、辐射功能。(来源:医学论坛网2013年9月17日《我国机构养老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现代社会治理理念认为,社会对于公民的养老服务责任,不应由政府独自承担,而应由政府和各种私人部门以及民间组织来共同完成。因此,也有学者认为,面对老龄化社会问题的巨大挑战,必须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共同应对,由社会力量分担部分养老责任,政府应引导养老机构的社会公益性选择。社会福利机构首先要突出公益性、非赢利性,在享受政府优惠政策的同时,为服务对象提供更多公益性、福利性的服务。社会资本在参与社会服务方面,有两种方式供社会力量选择。如果是社会福利性质的机构,应该不以盈利为目的,政府为其提供在规划、建设、用地、用水、用电和税收、贷款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因为享有优惠政策,就应该为对象提供公益性的、福利性的服务,他们也可以接受社会捐赠,所得的收入应该用于事业的发展。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出席全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作会议时指出,养老机构在建设档次上,一般应当保持非营利属性,不能片面追求高档、豪华,公办养老机构尤其要杜绝档次偏高现象,避免产生社会福利分配不公问题;在养老机构建设运营上,应坚持按标准建设和实际适用相并重;为了发挥对社会养老服务发展的支撑作用,养老机构建设既要符合相关标准规范,又要立足实际适用,实现可持续发展。在养老机构建设重点上,李立国认为要优先发展供养型和养护型养老机构,在建设区位上,要推行社区化,方便老年人参与社会生活,防止因选址不合理造成床位闲置,在建设规模上,不单纯追求超大规模,避免养老机构大而不当、入住率低。(来源:2012年03月30日《法制日報》)

笔者认为,只有提升老年人的经济能力,才能增强养老服务方式的自主选择能力,从而提高机构养老者的生活质量,政府更应着力于逐步扩大老年社会保障体系的覆盖面,提高老年人的保障水平;另一方面,从社会方面来说,机构养老需要社会环境中相关的老年人家庭和群体、社区、社会文化、老年人民间组织、志愿者队伍及社会工作队伍共同发挥积极作用,公益性专业社会团体及老年人社会团体等是机构养老可以利用的重要力量;而对于养老机构自身来说,应适应市场需求,采取市场定位策略,或根据设施、条件、服务对象、服务内容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市场定位,或针对不同目标市场确定老年人需求的服务产品类型,从而满足不同层次养老人群的需求。

综合各方认识,只有通过多管齐下,多方努力,我国机构养老问题从资源总量到结构层次与社会需求之间的矛盾才有可能得到缓解和根本解决。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