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毕业生放弃考研乞讨救母:没有办法 不在乎非议

2016-12-09 09:18:12  来源:澎湃新闻

641.jpg

刘大利淄博街头为母筹款。

“有妈才有家,山理学子弃考救母。” 11月30日到12月7日,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义务商品城门口,每天会有一位学生举着写着上述字样的牌子进行街头募捐。

这名学生名叫刘大利,是山东理工大学体育学院2013级体育教育专业的学生。11月6日,当得知母亲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之后,他决定放弃已经准备了一年的研究生考试。

刘大利街头“乞讨救母”在淄博市引起了广泛热议。12月6日,山东一媒体也对该事件进行了报道:对于他的求助,有的市民捐出了善款,有的则仍表示怀疑。

“为了救母,我怎样都行。” 刘大利对澎湃新闻说,自己并不在乎可能存在的非议。

对于刘大利这一行为,上海政法大学社会学教授章友德表示:“我个人不认同这种方式,不一定产生较好的救助效果。”

刘大利说,截至12月8日下午5点40分,他已经通过线上线下筹措到了347209.75元的捐款,“如果在治疗期间母亲有什么突发情况,我将把筹集到的善款毫不保留的捐出去。”

大学生“街头乞讨”引热议

据山东网络台齐鲁频道小溪办事栏目12月6日播出的《淄博:大学生“街头乞讨”引热议》报道,连续几天在淄博市张店区义务商品城门口为母筹款的刘大利在当地引发了广泛关注。

在接受山东网络台采访时,不少围观市民都对刘大利的这一行为议论纷纷,有人表示“还是觉得不相信。”也有一些市民看过刘大利出示的学生证和母亲病历后,为他捐出了一份善款。

641.jpg

病床上的刘大利母亲。

12月7日,刘大利对澎湃新闻说,“为了救母,真的怎样都行,因为真的是没有办法,非议肯定会有的,但我不在乎。”

刘大利出生于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一个农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据他描述,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在家靠种5亩半的地为生,父亲则远在广东打零工,家庭一年的纯收入在2万元左右。

母亲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11月6日正式住进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初期,医生就告诉刘大利,他妈妈患的是急性白血病,最佳治疗时间只有半年,费用方面则要“准备好50万”,可对他们家庭而言,这笔巨款一时之间难以筹措。

刘大利说,妈妈是农村户口,所以无法享受城镇医保的报销比例,面对高额的自费医疗费用和紧迫的最佳治疗时间,自己也只能尽一切办法为重病的母亲筹钱,“我们是农村户口,并没有城镇医保,只有一个新农村合作医疗,在化疗期间费用的报销比例是40%到45%之间,而在骨髓移植期间报销的比例其实很少,医生跟我说化疗期间综合报销在40%左右。”

在学校老师自发筹款以及线上网络筹款之后,刘大利最后放下了自己的思想包袱,走上了淄博街头为母筹款。

“我也想过打工挣钱,可我现在去打工一个月3000元根本起不到作用。” 刘大利表示。

641.jpg

刘大利母亲诊断书。

放弃考研“想一心一意照顾母亲”

刘大利对澎湃新闻说,截至12月8日,他已经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自己筹集到了34万余元的善款。其中,学校师生线下总共捐款2.6万元,在街头筹款8天共5600元。

刘大利就读山东理工大学体育学院教育三班,学校师生不仅及时为他发起捐款,据山东网络台的报道,他所在班级和同寝室的同学还陪着他一起到街头募捐,还积极帮助刘大利联系兼职工作。为了帮助目前筹款、治病,刘大利已经放弃了筹备了一年多的考研计划。

12月7日,山东理工大学体育学院院长刘卫对澎湃新闻也向澎湃新闻证实,院方和校方在得知刘大利母亲重病之后,学校师生都自发为他举行过募捐。他说:“刘大利平时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他也是我们学院推荐的优秀毕业生之一,据老师们说他平时学习成绩也很优秀,今年也有很大希望能考上研究生,但出了这样事我们也感到很可惜,我们身边每一个人只能尽力去帮他。”

“想为母亲的病筹款,想一心一意照顾母亲。”刘大利告诉澎湃新闻,村里人都知道他从小就和母亲关系很好,现在母亲重病,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挽回母亲的生命。

若有意外会把善款全部捐出

对于刘大利放弃考研机会、街头募捐全力救助母亲的做法,有专家赞同他孝心的同时,也表示了不同意见。

“我国社会保障和救助体系的不健全、不完善,使许多家庭在面临大病等突发事件的时候不能很好的应对,只能依靠个体的力量去面对。” 12月8日,上海政法大学社会学教授章友德对澎湃新闻说,“这位大学生就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母亲的情感。”

“我个人不认同这种方式,特别是对一个准备考研的大学生而言,现在有多种可能的救助方式可以利用。在没有尝试其他方式之前、就简单采取这种方式一定不能产生较好的救助效果。”对于“上街筹款”这一行为,章友德发表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如果学校和网络募捐情况有限的话,刘大利也可以尝试向地方的慈善基金会等公益组织求助,甚至和医院进行沟通,采取为医院服务等方式推迟支付的方式来更高效处理这个问题。

谈到现在刘大利的这次上街募捐事件和前段事件的罗尔“诈捐门”,章友德认为,现行的线上线下募捐制度必须透明、公开,这样才能让募捐者真正能够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最近罗尔事件更是加剧了社会的不信任。要真正解决社会保障、社会救助体系不健全的问题,我们可以充分利用线上和线下联动和互动机制。首先要不断完善全覆盖、保基本的社会体系。同时,要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使网上的社会救助规范和透明,真正发挥社会救助的功能。”

641.jpg

刘大利母亲治疗收费单据。

刘大利则表示,“我现在线上所筹集到的钱只绑定了一张银行卡,我身边所有的同学老师都可以为我作证。如果我的母亲在治疗期间有任何突发情况,我将会把这笔钱毫无保留的捐献出去。

“我这张银行卡从11月18日下午5点开始就只进不出了。” 刘大利说,他妈妈现在第一个化疗疗程已经花了9万,用的都是家里的存款和借来的钱,现在筹集的资金是为了进一步的治疗和最终骨髓移植的治疗费用。

据刘大利透露,自己的母亲目前仍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自己的父亲也从广东赶回了家中照看母亲,妈妈现在“病情基本稳定。”

“我的情况都是真实的,我只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12月7日,刘大利在自己朋友圈写道。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