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宝良:明年中国货币政策要适当偏紧

2016-12-13 11:54:13  来源:搜狐新闻

  祝宝良:2017年财政赤字可扩大到3.5% 货币政策适当偏紧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前瞻

  祝宝良预测,2017年我国经济增速会惯性下滑到6.5%,为了达到这个增速,财政赤字率可能提高到3.5%。受美元加息影响,中国货币政策不能持续宽松,要适当偏紧。

  12月9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了2017年经济工作基调为“稳中求进”,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

  这样的总体基调表述虽与2016年类似,但2017年又面临着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新形势。比如去产能带动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11月PPI同比超预期增长3.3%,2017年货币政策还需考虑通胀压力,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等。

  2017年经济走势如何?如何适度扩大总需求?通胀预期上升、人民币贬值压力会怎样影响来年货币政策?房地产长效机制如何实现?带着以上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专访了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

  祝宝良预测,2017年我国经济增速会惯性下滑到6.5%,为了达到这个增速,财政赤字率可能提高到3.5%。受美元加息影响,中国货币政策不能持续宽松,要适当偏紧。

  2017年经济增速会惯性下滑到6.5%

  《21世纪》:2016年三个季度GDP均维持6.7%的增速,2017年经济形势会怎么走?

  祝宝良:2016年适度扩大总需求政策中,如在1.6L及以下排量乘用车购置税减半政策刺激下,汽车产销两旺;多项房地产去库存政策,使得商品房销售同比大幅增长——汽车、房地产在稳定供给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7年经济中新动能虽能保持较快增长,但其比重不足20%,难以替代房地产、汽车等传统行业作用,经济增长会惯性下滑到6.5%。

  从需求侧来看,预计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保持平稳增长。虽然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会使房地产市场降温,但2016年大量新开工项目对后续投资稳定增长形成支撑,专项建设基金、PPP项目落地等,会保障基建投资的稳定增长。

  2017年消费会有所回落。2016年居民收入低于GDP增速,会影响居民消费能力。新一轮房地产调控,会抑制与住房相关的家具、家电、建材等消费,汽车消费还有赖于优惠政策是否延续。

  进出口仍将持续低迷。世界经济维持低速增长态势,IMF考虑到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出现恢复性增长的前提,预计2017世界经济增速为3.4%,略好于2016年的3.1%。但全球经济增长低迷、政策分化等,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盛行,经济预期值下调可能性较大。

  财政赤字可扩大到3.5%

  《21世纪》:2017年适度扩大总需求的政策,会包含什么些内容?

  祝宝良: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力增效,货币政策要切实稳健。

  为了达到6.5%的增速,我们测算财政赤字率可能提高0.5个百分点,到3.5%。在适当增加财政支出、增加中央预算内投资的同时,赤字增加主要用于弥补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减收,保障政府应该承担的支出责任。

  建议延长1.6升及以下乘用车购置税减半征收政策至2017年底,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府支出方面,要盘活财政存量资金,该削减的政府开支要减下来。

  货币政策要切实稳健。经过多次降息、降准后,我国短期货币市场利率降至2.2%左右,处于历史较低水平。货币供给增速远超经济增速,但实体经济缺乏投资机会,资金多投向国企、地方融资平台为代表的基础设施领域、房地产,以及在金融系统内循环,资金持续“脱实向虚”,滋生各类资产泡沫。资金的大量投放,使得整体杠杆率不断提高,货币政策效应不断下降,应更好发挥财政政策作用。

  中国货币政策要适当偏紧

  《21世纪》:11月底以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出现紧张,债券市场价格大幅下跌,有分析认为流动性拐点出现,你怎么看?

  祝宝良:这主要是受美元加息预期影响,外汇市场传导到国内债券市场。

  美国大选后,特朗普政策取向释放出减税、扩大财政支出、加大基建投资等信号,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将进一步回暖,美国国内通胀率确实在上升,美元走强,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给我国货币政策带来压力。

  受美元加息影响,中国货币政策不能持续宽松,要适当偏紧,国内实际利率在上升,传导到国内债券市场,表现为债券价格大幅下跌,收益率上行。

  人民币中长期无贬值压力

  《21世纪》:11月外汇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为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还在减少中。人民币是否会持续贬值,资金外流的现象是否值得担忧?

  祝宝良:短期来看,人民币有贬值压力,但中长期看没有贬值压力。我现在对资本外流有点担心,主要是资本外流会影响国内货币政策,可能带来短期风险。

  人民币已经贬值两年了,这两年来,中国出口并没有明显改善,进出口贸易增速还在下降。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很多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盛行,靠贬值来增加出口不可行。因此,美元加息,人民币有贬值压力,导致资本外逃。

  我认为,对于当前资本外流,要让外汇市场实现出清,人民币要贬值,但同时要实行资本管制,主要管住炒作型资金,避免热钱的快进快出。短期资金外流太快,对货币政策影响很大,因为这会导致外汇占款缩水,货币投放受影响,带来国内短期利率上行,波及债券市场等,可能带来短期风险。至于外汇储备,是3万亿还是多少,这个并不重要。

  中长期来看,人民币没有贬值基础,也无需担忧。特朗普的政策组合,跟上个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一样,美国减税、扩大基建投资,会带来财政赤字、贸易赤字的上升,中长期来看美元还得贬回去。

  房地产去库存不应通过放货币

  《21世纪》:政治局会议提到“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这个如何实现?

  祝宝良:房地产调控要从供给、需求两个方面来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放货币。今年房价上涨,主要是货币因素起作用。一季度货币政策非常宽松,放出大量货币,导致房价上升很快。

  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用市场化方式调控房地产市场,包含五方面内容。

  一是,推动土地制度改革,处理小产权房,房价上涨过快的地方要加大供地。

  二是,税收政策。推动房地产税出台,调节国内收入分配问题。

  三是,融资政策。我国应该推出住房政策银行,像美国房地美一样,为低收入群体购房提供必要的融资支持;还要完善住房公积金制度。

  四是,推动户籍制度改革。为了化解地方房地产过剩问题,需要推动放开城镇户口,吸收人群入驻。

  五是,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房价上涨的地方,都是公共服务较好的地方,要推动公共服务均等化。

  提高投资回报率的关键在于国企改革

  《21世纪》:对于来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何建议?关键性领域改革方面,如何推进?

  祝宝良:化解产能过剩要更多用市场手段,少用行政干预,行政干预会带来市场的大起大落。继续降低企业成本,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融资成本、物流成本等。

  防风险方面,要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完善房地产、汇市、债市风险处置预案和金融机构退出机制,支持银行核销处置不良贷款,有序释放信用违约风险,规范融资行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还要缓解财政收支矛盾,完善全口径政府债务管理。

  改革方面,要加快深化国企改革,因为提高投资回报率的关键在于国企改革。根据此前政策要求,在电力、电信、民航、军工、石化等领域,推出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选择几家央企,在母公司或者上市二级公司层面,进行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

  国企改革还可选择大企业的子公司,推出力度较大的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改革。此外,还需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加快国企兼并重组并实施债转股等。


返回益网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隐私保护声明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2010 -2014 1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4038732号